丁香花,你在天堂能听得见吗?
 
妈妈我爱你
 
无奈的父亲
 
特殊的追悼会
 
感动:爸爸,下辈子别松手!
 
返回主页
 
 
 
 

 

 

感动:爸爸,下辈子别松手!

 

2005年8月13日早晨5点多,46岁的赵铁义早早起床,到院子里启动了四轮车。他要带着女儿赵容到河道上去捡鹅卵石。

一年前,赵容初中毕业考取了一所旅游学校,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时,下岗5年的爸爸在打工时不慎摔伤,可他硬是将借来治病的6000元钱揣回了家里,要赵容拿到学校去报到。赵容含泪撕掉了通知书,从此每天早起,跟着爸爸捡鹅卵石,然后拉到城里卖……

当父女俩麻利地将鹅卵石往车里扔时,冷不丁起了一声响雷,父女俩赶紧加快速度。不多时,豆大的雨点狠狠地砸在他们的头顶上。赵容刚要提醒爸爸离开,却见脚下的水位急速上涨。

"不好了,河上游下大雨了。"赵铁义本能地拉着女儿想弃车逃离。然而,顷刻间洪水已有半米深,断掉了他们的退路。"孩子,别怕,有爸在!"赵铁义从来没有过这种洪水瞬间即至且出现在大雨之前的经历。他不知道,今天他与女儿面临的是一场当地200年才可能遭遇一次的暴雨!

父女俩爬上车厢,赵铁义一手紧抓护栏,一手牢牢地抓住女儿的右臂,说:"孩子,要是我们被冲到河里去,你也不要怕,啥时候都不要慌!"女儿重重地点头。说话间,洪水已漫过车身,车体剧烈晃动。"抓紧我的胳膊。"赵铁义一边喊,一边和女儿跳离了即将被掀翻的四轮车。

不会游泳的父女俩在这生死关头紧紧地拉着手,完全依靠洪水的冲力保持着漂流状态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他们忽然感到身下有一种特别的浮力,整个身体瞬间轻松了许多。原来,刚好有一大丛从上游冲下来的玉米秧,这些庄稼像木排一样,为濒死的父女俩增加了浮力。此时,上流又漂来长长的檩木,但身处激流,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檩木在几米外被无情地冲走。

当父女俩感到身下的玉米秧丛即将被冲散时,一根木头意外地向这边漂来。"抓紧我!"赵铁义大喊一声。腾身而起,拉着女儿猛扑向浮木,用右臂死死地抱住了它。"有救了!"他兴奋地对女儿说。

但这是一根半朽的木头,较粗的一头还有一条两指宽的缝隙。

就在父女俩抱紧这根浮木漂出大约400米远时,遇到了一个陡峭山崖的大转弯,浮木突然撞击到岩石之上,随着一声沉闷的爆裂声,父女俩被打入浪中,待他们浮出水面,浮木已沿着那道缝隙一分为二,另一半已漂远。

那根浮木明显承受不起两个人的重量,身体在渐渐下沉,赵容又紧张起来。

"孩子,这木头只能容一个人,你自己漂吧。千万要抓紧,只要抱住它,就能活命啊!"赵铁义说完,一下子松开了浮木。

几乎是一瞬间,女儿感到浮木猛地上扬,而在自己身体上浮时,爸爸的身影却渐渐被洪水吞没。"爸爸……"面对女儿疯狂的呼喊,除了一声天地叹息的惊雷,赵铁义再也无法回应……

水天两茫茫,暴雨仍在继续。但女儿已不再恐惧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"爸爸,女儿一定听你的话,我一定要活命!"这位17岁的少女,在历经两个小时、漂流60多里后,终于到达了一个平静开阔的水库。等待雨后捞木的一个村民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她。

后来,赵容常常梦到为救她而死的父亲。她在梦中对父亲说:"爸爸,下辈子别松手!"

 

人性

这是个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事。

北军上尉指挥官龙德在一次战斗中,与两名敌手短兵相接,经过半小时的搏斗,终于解决了对手。但龙德自己也伤痕累累,肩部被重重地刺了一刀,右小臂被割下一大块肉,疼痛几乎使他昏倒。好在没有倒下,不然会因在昏迷中流血过多而死亡。可就在他包扎好准备离开时,一个声音吓得他全身一动,尽管很小,很沉闷。它来自刚刚倒下的士兵。

“不要走……请等等!”说话者嘴角仍在滴着血。

龙德猛转身,两眼死盯着尚未死亡的士兵,一声不响。

“你当然不知道被你杀死的两人是兄弟了,他是我哥哥罗杰,我想他已不行了。”他看了看另一个士兵,喘喘气又说,“本来我们无怨无仇!可战争……我不恨你,何况是二对一,不过你的确太早一点送一对兄弟入地狱!看在上帝的份上,帮帮我们!”

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龙德问。

“我叫厄尔。萨莉·布罗克曼是罗杰的妻子,他们结婚快两年了,不久前罗杰错怪了萨莉,她一气之下跑回了父亲的农庄。对此,罗杰后悔不已,几次未得谅解,心里很难过,就在半小时前,我们还在谈论她,罗杰刚为她雕了一个……一个小像……”

这个自称厄尔的士兵还未说完便昏了过去。

“喂喂……”龙德上前扶起厄尔喊道。

厄尔吃力地抬起眼睑说:

“请告诉萨莉,罗杰爱她,我也爱……”

说着,厄尔又昏了过去。

龙德放下厄尔,迅速收了罗杰的遗物:一张兵卡,一块金表,上有一行小字:“Only my love! S.L.”显然是萨莉的礼物。还有一个握在手里的精美的女人头小雕像。随后,龙德背起厄尔向战地救护所飞跑而去。

两年后战争结束了,厄尔回来见到萨莉时,两人满眼盈泪。

“对不起,萨莉,我没能保护住罗杰,回来的应该是他。”说完厄尔低下了头。

“别这么说,厄尔,你很坚强,龙德已全告诉了我。”萨莉说,“罗杰牺牲了,你受伤被俘,当时我也不想活了,是龙德救了我,他好几天不离我左右,待我有点信心时,他留下这张字条:‘上帝知道我是无罪的,但我决心死后接受炼狱的烈火。’便默默地走了。别太悲伤了,厄尔,上帝会原谅我们!”

尽管后来厄尔和萨莉从没放弃打听龙德消息的机会,并几次亲自出马,但终无消息。"

   

http://www.litianming.cn

因为很想念 2009.03.01